从游戏聊到湾湾

博客分类: 生活 阅读次数:

从游戏聊到湾湾

昨天晚上刚刷到《还愿》这个游戏,由赤烛游戏于2月19日(据说是上元节)发布在steam上的一款恐怖解谜游戏。因为剧情音乐都很出色,所以最近网上流传颇广。而虽然是我喜欢的游戏类型(互动电影),恐怖题材让我忘而却步,只在网上了解了下相关剧情。

而就在今天,突然刷到消息说该游戏被封杀了,原因是因为游戏“夹带私货”,暗含政治隐喻,于是昨天还好评如潮的游戏今天突然急转直下,网络上关于该游戏的内容被封锁,知情的玩家们和云玩家们对该游戏批判之声在网络上此起彼伏。

看完新闻,我心里也觉得游戏夹杂政治讽刺实在太过,随后同学发来两个关于台湾人嘲讽大陆的相关视频,心里哑然,同样的事情见过很多,依然想不通为什么到现在台湾人依然如此看不起大陆。想起坐在旁边一起加班的贝贝,一不小心就这个话题聊了好久,想了想这篇文章还是以还原对话的形式写,以后看到也许会印象更深刻。


“贝,你说湾湾为什么这么仇视大陆呢?哎,要不还是加完班做完事再聊。”

“什么事?没事,今天本来也不是工作日,什么时候说都行。”

“你不是刚从台湾旅行回来吗,你说台湾为什么那么仇视大陆?我今天早上跟你说的那个游戏,是台湾的一个工作室做的,今天突然被发现含政治隐喻,于是突然被封杀了。”

“哦,这个事。我好像也不好直接回答你,不过我可以跟你分享我旅行的经历,我们边分享边探讨。”

“好啊,我记得你去旅行的时候给我发过在一些墙上贴满的关于反共的话和一些所谓的黑幕。”

“对,其实台湾那边言论算是非常自由,还记得我跟你说我遇到的台湾华航机师的罢工游行吗?”

“emmm,你好像没讲过。”

“那时候机场会发报纸,在飞机上看的,我看到关于游行的事就足足占了三大板块,我当时蛮震惊的,且不说在大陆基本不会有游行的事情发生,这种事情直接上报纸,公开给大家讨论,这一点我是觉得蛮体现言论自由的。”

“你是想说游戏的这件事情其实也属于言论自由吗?可是自由归自由,民主归民主,历史遗留归历史遗留,到如今似乎台湾一直看不起、排斥大陆,也不知道是哪来的根深蒂固的观念,我总觉得这样似乎太狭隘和极端了一些。”

“我是想说台湾那边关于政治话题没大陆那么敏感,所以他们聊政治话题似乎是家常便饭,台湾有选议员的,我经常去到一个地方,会看到大大的横幅写着某某议员如何如何好,希望大家投票之类。他们敢说,甚至开玩笑,讽刺地说,或者说可能在我们这边看来有点太随意了。”

“嗯,这点我倒是同意,大陆的信息封锁强度我就不说了,敏感度差异巨大。”

“另外其实台湾人大都很友好的,我去之前也有担心他们会不会排斥我之类的,但实际上很少,大多数时候问路,聊天,他们其实还算是挺热情的。只有一次在看展的时候我和小姐姐聊天,而总觉得旁边的大叔嫌弃地看着我们。那边的文化氛围也挺强的,我看了许多有意思的设计展,能体会到台湾人也是经常把设计融入到日常生活。那边奶茶、冰淇淋是真的好吃,有机会一定要去吃。”

“也还有让我很震惊的事,就是那边法论功依然有很多人在练的,路上也会有法论功的小广告,说法论功真善灵之类的。你看,我们这边很早就禁止法论功了,我们大陆是当做邪教来看的,而我那天早上出去晨跑,就看到一个叔叔一个阿姨坐在地上练法论功,看,当时我不好意思拍他们,假装在拍风景。法论功在台湾似乎演变成一个更像宗教的东西。”

“可能法论功在台湾也不那么自残和极端的吧。我们也只是从小被教育说法论功是邪教,像是烙上去的印象,但我并不知道具体的法论功是什么。我们的认知也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教育。”

“像法论功、反共的海报,我一开始见到很震惊的,因为跟我多年来的认识实在很冲突,后来去了好几个城市,看到好多地方都这么写这么说,震惊也慢慢消失了,只觉得这些是环境的一部分。自己亲自去了一趟,会觉得台湾的形象更加完整一些。那边没有支付宝,我感觉去到那里突然生活变得很麻烦,但是那边的风景又真的美,太平洋的水很好看。”

“嗯,事物的多面性。”

“所以,关于这件事,或者这些事,我只能说,在不一样的环境里,大家善恶美丑的标准是不一样的,标准不一样,也就无所谓对错。大家的标准大都是这么多年的教育、生活环境、社会环境铸造的,我们的历史书这么写,他们的历史书那么写,认知总是会不一样。”

“我刚刚说觉得他们狭隘和极端也是基于我所有的标准去判断的,可能也是我的一种狭隘。就像大陆这边管他们叫台独,而他们是觉得大陆是在吞并和干扰;都是标准不同罢。”

“嗯,有时间可以多去外面看看的,自己亲自体验,看到的东西似乎会多一些~”


再说回游戏,在我的标准下,这种行为依然显得很不正道。不过聊了一番也给我带来其他的一些想法,我也想去台湾看看了嘞。(图为二贝在台湾拍的一景)

3caa5d84d857c2fc2487f27d6f936a92.jpeg